🍓+🎂=🍰

Paper Plane【短完】

 [凯源]第三视角 甜虐 短篇 不喜误入

By 寂小墨 

灵感来源慕川霖。

Yi

六月份的梅雨缠缠绵绵的下个不停,而我也逃离了这个阴雨的城市,踏上了去往伦敦的路程。

当我去找王源时,伦敦正是一个大晴天。那是我来到这片土地的第三个星期了。不是不思念那个精灵似的人儿,而是想更多的了解他所生活的地方。

早上我早早的出了门,下午到达了伦敦牛津街。

对于我这样不懂风情的人来说,是形容不出那地方究竟是什么样。可能正是人们口中哥特式的风格与现代化的人融合在一起的喧嚣街道,很难想象,王源那样的人儿居然会忍受待在这种喧闹的地方。出乎意料的是,天居然阴了下来。淅淅沥沥的小雨让我有点儿而厌烦这个美名“雾都”的地方。

我停在了一家摄影棚前,把那辆豪华的自行车小心翼翼的停在店前的遮雨棚下。

抹了抹手上的雨水,推开店门。

店里和店外的装饰并不那么和谐,于其说不和谐,不如说是画风不同。如果说店外是在除夕夜吃的果子烤鹅,那店里就像是清明节吃的清粥小菜。

墙面没有刷漆,苍白占据了整个屋内,只有中央的巨型金色水晶吊灯折射出温雅的光芒。

王源说,这就像王俊凯。

Er

像那年天台上的纸飞机。它飞走了,你也跟着走了。

San

初次认识王源,是在高中的时候了。

在学校的操场上,人海中也是那么的耀眼。王源是一个完全可以用惊艳来形容的男孩子,特别是他的眸子,就像是上帝揉碎了一把星星放在他的眼中。

我记得那个时候,他就和王俊凯关系特别好。比亲兄弟还要好的那一种。

我记得那个时候,王源特别开心的和我说,如果把他俩比作一碗泡面,那么他就是面饼,王俊凯就是调料包。没有王俊凯他的人生就没有一点味道。

他总是特别擅长比喻。现在也是。

我和王源一个班,并且是一个寝室。而王俊凯则比王源大一个年级。只是每次下课的时候,王俊凯都会“千里迢迢”从四楼跑到三楼找王源,有时候还会带一点儿吃的,一根烤肠或者一杯奶茶什么的,王源也是伸手就接,好像一切都理所应当。

那个时候的王源。乖僻到不行。除了我们几个儿一个寝室的偶尔能说上几句话,他的世界似乎只有王俊凯一个人。

上课的时候,他会在课桌上偷偷拿小刀刻出王俊凯的名字,手破了也不吭一事儿,继续刻,每次王俊凯看到都要絮絮叨叨的说他好久,但是也拿他没办法。一学期的位子调动,几乎班里大半的桌子上都刻了王俊凯。

下课的时候,他也不理同学,就站在门口或者坐在窗台上呆呆的等着王俊凯,看到王俊凯来,本来阴沉的小脸儿上就突然挂上了灿烂的笑容,王俊凯每天都会问王源和同学相处得好不好,那个时候我好像就是最有用的人,被王源回头瞪一眼便义无反顾的说“王源这么好看又可爱,肯定的!”

王源也只有那时候才会给我好脸色,笑的两颗兔牙都露出来:“走开!你源哥那叫帅气!”

后来他告诉我,如果当你真切的喜欢一个人,你就会觉得只要有他其他的都可以不在乎。

 

他为了一个王俊凯

可以不在乎所有人。

 

他还告诉我,他其实有一种病,而且是那种听起来特别文艺的病,躁郁症。

那个时候的我什么也不懂,只是感觉那是一种发起脾气来特别厉害的病。只是看着王源的长相还有瘦弱的小身板,还有那种谁也不招惹但爱答不理的性格,也不会觉得他容易被激怒。

直到高二的最后那天,他的病发作了。

那天下雨。屋檐上积攒的雨珠大粒大粒地落下,对于刚考完试的学生来说,这场雨无疑是厌烦的。不知道有人和王源说了什么,他便冲出教室,桌上的卷子洒了一地。后来,我听说王源是因为听说王俊凯在校门口被七八个人堵了,可能是别的校的过来找茬,才冲出教室。王源像是疯了一样,拦都拦不住,情急之下还掏出手工刀捅向对方肚子,被送去医院抢救了。学校要给王源处分,只是王俊凯拦下来,要处分在他身上,校长没说什么,王俊凯是学校里的优等生,再说都是要毕业的人了,再挂个处分也不好,这事儿便私了了。

Si

    私了那天,正好是高三返校的日子,我不放心便跟去看了。

也是那天,我见到了王源的母亲,一个上身穿着米色风衣下身光着腿踩着高跟鞋的精致女人。或许她根本不能称得上是王源的母亲,对于王源来说,他只是一个素不相识却夺去了他亲生母亲地位的人。

王源低着头,杏眼微微下垂,眼睛哭得红红的,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兔子。那时候王俊凯也在,他轻轻的搂着王源的肩膀,像是给小动物顺毛一样安慰着王源。我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哭,他在我记忆里从来没有哭过,打水被开水烫,打篮球脚趾骨折,他都没哭过。

我只记得那个阿姨对着校长微笑,从始至终笑到尾,嘴角都快要僵硬了她还是笑,我站得很远,毕竟偷看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也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我看着王俊凯和她一起说,好似是在请求校长原谅,最后校长也只能挥挥手,这件事情好像就这么过去了。

阿姨坐着一辆四个圈的黑色奥迪车走了,临走的时候我看到她递给了校长一大叠钞票。校长没说什么,可能那是给伤者父母的钱,希望不要追究。

他们去了学校天台。那是王俊凯在这个学校的最后一天,我可能知道王源为什么哭了,但是王源只是在天台上紧紧抱着王俊凯,没说一句话,王俊凯也就这样搂着他,紧紧的搂着。

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王俊凯便一点一点凑近王源,吻上了他。

两人吻的没有一点技巧,只是单纯的想要亲吻,想要对方。王源又开始哭,或者说生理盐水不自觉的往下流,眼泪流在嘴边,王俊凯便吻的更深入,一只手扣着王源的头,一只手搂着他的腰。

别问我怎么看的那么细致,好奇心,加上点儿人之常情。

良久。我隐约看见王源叠了一架纸飞机,不知道和王俊凯说了些什么,就把纸飞机放飞了,王俊凯突然奔下楼,吓得我转身假装路过,只是后来,我没见王俊凯回来。王源蹲在天台上,肩膀抖得厉害,我想他又哭了,也没胆子去安慰他。

Wu

后来,王源考了本地一所不错的大学,而我也选择留在本地干个小买卖。

那件事后我只见过王俊凯两次,一次是他被学校调回作为优秀学生进行演讲,一次是回来看王源。

他们站在学校操场上最大的一棵的水杉树下,少年不约而同的白衬衫好像是一套情侣装。过了这么久,王源还是那么瘦,衬衫穿在身上怎么看都像是大了一号的衣服,许久不见的他又变好看了。啊,应该是帅气,如果被他知道一定又会骂我。

远远地,我只能看见王俊凯拿出一架纸飞机。对王源说了些话。

远远地,我只能看见王源突然哭着踮起脚尖。用力抱住王俊凯。

Liu

“你现在能告诉我他那天和你说了什么吗?”我笑着坐在王源的店里,看着他修长的手指摆弄着摄像机,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情绪。

“纸飞机我找到了,你,我也找到了。”

评论
热度(9)

© 淼森 | Powered by LOFTER